网站维护升级中,敬请期待...
永仁县旅游文化网欢迎您!
你所在位置:首页 >县情概况 >旅游文化名片
中华瑰宝—苴却古砚
永仁古称苴却,苴却砚因石材产地而命名。苴却砚集中国古“四大名砚”之优点于一身,被很多人赞誉为“砚中瑰宝”、“砚中珍品”、“书画良友”、“文房奇品”。
苴却砚石色紫黑沉凝,石质致密细腻,莹洁滋润,发墨如油,存墨不腐,石品丰富,色泽绚丽,抚之如玉,叩之清越,呵之凝露,集中国四大名砚优点于一身。被历代名家称赞为“砚中瑰宝”。宣统元年(1909 年),大姚县苴却巡检宋光枢带三方苴却砚经云南省府进贡京城,被送去巴拿马赛宝会展出,一举获奖。从此,直却砚享誉海内外,被中外名人誉为“砚中珍品”、“砚中魂宝”,屡获“中国名砚”称号。

苴却古砚—荷叶边椭圆形砚

苴却古砚—圆形葡萄砚

苴却古砚—松鼠葡萄猎手纹砚


苴却古砚—喜鹊登枝纹椭形砚

苴却古砚—清双龙戏珠纹方形砚
苴却砚质地精良,细腻如婴肤,坚而不顽,腻而不滑,有发墨不损毫之优;存墨不腐,积水不固,有哈气研黑之妙;结构细密,抗湿性强,有隔热绝缘之功。砚石石色以紫黑、紫砂红、苴却绿为三大基色,佳者涯如朱丹、黯似玄玉、青若碧翠,更有上品石料蕴含蕉叶白、黄膘、绿膘、青花、金田黄、玉带、色脑冻诸色。其中尤以鲜活碧翠、如珠似宝的苴却砚石眼著称于砚界。苴却砚之美首先是它的石质,细腻而温润,既发墨,也润笔,抚之如小儿肌肤,它的花纹多样美观,石眼大而且多。其次是苴却砚的雕刻工艺,几百年来世代相传,能工巧匠辈出,艺人们在继承传统制砚工艺的基础上,广泛吸取钟鼎玉石及其它门类的营养,雕镂出富有中华民族传统韵味的各式砚台、砚盘、砚池,或古朴典雅,或充满现代生活气息,逐渐形成了浑实、厚重、浓郁、瑰丽的艺术风格。尤其在因石立形、因材施艺、俏色利用方面显示出独特的艺术魅力。既保持原材料的自然形状,又因势雕刻花木山水、飞禽走兽、人物故事,雕刻精致,图案精美,并点缀几许诗词歌赋、惠赠互勉,顿时熠熠生辉、寓意深邃。
苴却石集“标”、“眼”、“青花”、“水纹”、“眉子”、“金线”、“银线”于一身,使其工艺价值倍增,是一种国内罕见的宝石。成为人工雕琢艺术精品的上选材料而备受古人和今人的青睐,影响力和美誉度不断提高。产品的题材、用料、雕工等方面不断开拓创新;利用神奇石材天然石品花纹,开发出文镇、摆件、挂件、茶盘佩饰等具有独特风格的文房系列、高雅礼品、旅游纪念品。


苴却砚资料照片
历史传承
苴却砚有着千年的古老历史。早在汉魏时期砚石产地归徽州的蜻蛉(今大姚)所辖,传三国时期诸葛亮平定南疆五月渡泸水(今金沙江)处即在现砚石矿山附件的古拉窄渡口,并在这一带安营扎寨。兵将就地取石磨兵器时发现石质细润,并制作砚品供军前使用。诸葛亮在此喜得七星砚。
公元 621年(唐武德四年),唐朝击败并征服了吐蕃和地方土司势力并设置了云南安抚司,以加强对南疆的统治,使得当时南昭云南王服从唐朝,并在政治、经济、文化上效仿唐朝,极大的促进了南疆经济、文化的发展,也带动了笔墨纸砚需求的增加,于是就地取材用苴却石制成砚以供其需,苴却砚得到第一次小规模开发。
到了宋朝初为了更进一步加强对南疆的统治,弱化南昭云南王的势力,又将洮州等划归泸州管辖,成为泸州十八个羁縻州之一。并加强了经济文化交流,使得苴却砚走出当地自产自用的状况,经由泸州进贡朝廷,至此苴却砚正是称为“泸石砚”或“泸州砚”,并称为当时人们所喜爱的名砚之一。宋高拟孙(公元1223年)所著《砚笺》中介绍泸石砚道:“山谷日泸川石砚黯黑受墨,视万崖中正砦之蛮溪兄弟也、而无眉耳。”其意思为泸石砚产于蛮溪(今民族居住的砚产地)石色黯黑益毫下墨,类似万石砚之上品,没有歙石的眉纹。 元朝人对泸石砚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元代著名学者虞道园(公元1272-公元1348)在其所著的《道学古录》中录有谢书巢赠宣和泸石砚诗:“巢翁新得泸石砚,拂拭尘埃送老樵。毁壁复完知故物,沉沙俄出认前朝。毫翻夜雨天垂藻,墨泛春冰地应潮。恐召相如今曹操,为怀诸葛渡军遥”。诗中提到诸葛亮渡泸处即在现今砚石地;也印证了泸水所产砚为泸石砚。
清代这一地区又渐盛,有制砚作坊数十家,公元1909年(清宣统元年)春,清政府取三方当地盛产的砚赴巴拿马国际赛会展出,被选为文房佳品名震中外。砚因产地而得名,从此苴却砚名声便传播开来。后由于多年战乱及交通不便等诸多因素,使苴却砚开发几经中断,流传极少。
1913云南省府准备开发苴却砚、命制砚师傅寸秉信赴昆明传授技艺,寸未及成行即病故、苴却砚从此失传。
1952年石雕艺术家罗敬如先生从民间摊档上搜集到失传的苴却砚。罗先生又查阅了文史资料,走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终于在1985年找到了苴却石的矿点。在当地政府支持下,先后精雕细琢,制作了一批苴却新品种,其中一方百鸟争春砚被一位外商以1.5万美元购走。
从1987年起,全国众多制砚专门人才,在继承传统制砚工艺的基础上,广泛吸取钟鼎玉石及其它门类的营养,逐渐形成了浑实、厚重、浓郁、瑰丽的艺术风格,尤其在因石立形、因材施艺、俏色利用方面显示出独特的艺术魅力。
 
现代苴却砚-朝霞如金
石材特点

苴却砚石材产于中国西南攀西大裂谷金沙江沿岸的悬崖峭壁之中;苴却:原云南省永仁县古地名,故谓之苴却砚。
苴却石属不可再生的珍稀特种矿产资源,形成于晚二叠世,是攀西裂谷岩浆活动与围岩发生热接触变质作用的产物。其原岩为新元古界震旦系观音崖组(Z2g),是滨海-浅海相沉积的泥质岩(粘土岩),受矿区内及周边晋宁期和华力西期岩浆烘烤,产生化学性质比较活泼的热、气源,通过岩层中的孔隙、水体,使岩石产生不同程度的物理化学变化和变质,加之上覆岩层巨大挤压下岩层发生压力变质,经过上亿年后形成具有明显条带状、条纹状构造的含钙泥质板岩。
苴却石主要矿源分布在攀枝花辖区内金沙江两岸的悬崖峭壁上,开采非常困难,此前,因开采苴却石材而坠下悬崖,或被湍急的金沙江水卷走而丧生者间有所闻。
 

现代苴却砚
 
苴却砚石的矿物质结构
苴却砚石的主要矿物质为绢云母、绿泥石、白云石,次要矿物质有石英、黄铁矿、电气石、金红石等,苴却砚石岩矿由原生的泥质经长期演变而变为板岩,其矿物质在地壳运动中受压力作用呈现相互紧密的定向排列,岩石坚硬致密,为泥质隐晶质结构,化学性能稳定。
例如,苴却砚石主要矿物质绢云母的结构单元层由3个基本结构层组成,即由2个硅氧四面体层与一个铝氧八面体层彼此紧密相接,形成特殊的层状结构,形态上呈假六方片状,短柱状,苴却石主要矿物质各结构单元层借助钾离子联系,结构之紧密足以很好地阻止水分子进入其晶格中,这种特殊的解理如遇重力敲击,砚石易沿该解理面开裂成片,但砚石层内联系则相当紧密,这种结构既有很好的储水功能,又能经久耐磨。
我们做过这样的试验:一块经水浸透很久的苴却石,用刀薄层刮削表皮即可见干燥的岩石,足见水对砚石的渗透力相当微弱,这是层内联结紧密所致。但若是层状剥离敲击,即使刀斧不至,砚石也可能呈层状,片状裂隙剥起,反之,若纵向敲击切割则相对困难得多,手工雕刻更是如此。许多人由于对苴却石这一特殊结构不甚了解,因而在制作苴却砚的过程中屡遭失败,不能得心应手。
另外,由于石材层状联结力较强,其奇妙的功能亦是很明显的:当适度的外力作用时,矿物层状联结体弯曲、形变而产生内应力,外力释放后,内应力使之很好地恢复原来的状况。这种人们称为韧性或弹力的特殊性质,使研磨获得古人称为“磨不滑”的很好的粘附效果。
一方上乘的苴却砚,研磨时当墨锭作用于砚堂面时,由其内应力产生适当韧性,令墨锭有如一股神力粘附与砚堂面,“所谓如热熨斗上熠蜡时,不闻其声而密相粘滞者”。(《负喧野录·论笔墨砚》)。“着水研磨,则油油然,若与墨相恋;墨愈坚者,其恋石也弥甚”(《端溪砚坑考跋》)。所得墨汁细腻均匀,水乳交融,黑亮沉凝,谓之发墨。又由于苴却石解面有排列整齐的特殊的显微铓锷(在显微镜下观察可见),使研磨腻而不滑,“抚之如婴儿肌肤”,下墨效果极佳。
 
苴却名坑
 
苴却砚的历史名坑主要有平地坑、大宝哨坑和花棚子坑。 
平地坑,位于苴却石矿脉中段,据传古人在此采石,先把麻绳系在身上,由陡峭的崖口逐步下移,一直移到数十米处,才能到达坑口采石。
平地坑眼石,眼形明晰、色泽翠绿、心睛圆正、环晕纯美,其中红睛、金睛、带环带晕的居多。石眼较多的料石主出在平地坑。 
平地坑以膘石为其特色,主出绿色膘石,罕见、名贵的绝晶青花、绿萝玉主出在这里。
大宝哨坑又称上岩,是历史上的著名老坑。大宝哨坑以出产石眼为主,石眼心睛明晰、色泽碧翠、晕色纯美。苴却砚中最佳绝的金瞳石眼、紫砂红石眼,名贵的封雪红,稀世极晶金田黄、金地鱼子亦出自这里。 
花棚子坑地处砚料富集地的下层低洼处,也称下岩石,当地人称水岩石。 
花棚子坑的砚料色泽偏紫,略重于平地坑与大宝哨坑。花棚子坑的石质细腻、滋润。主出石眼、鳝鱼黄、绿膘、黄膘、青花、天青、玉带、金线、银线、罗纹、鱼子与膘石。但由于地质结构复杂,地势偏低,加上紧邻金沙江,江水涨落无常,故采石极为困难。
 
省级苴却砚传承人马世明


省级苴却砚传承人马世明雕刻苴却砚


现代苴却砚--空山新雨后


现代苴却砚


现代苴却砚


现代苴却砚


现代苴却砚


法国著名摄影家安尼鉴赏苴却砚
 
苴却砚-降央卓玛&林霞 歌词
金沙悬崖藏深闺数清几颗星
攀西峡谷饮霜露望断是归程
如今谁墨香飘逸对称我笔锋
宣纸几张写春秋砚台却无声
紫砂凝重碧云冻风韵是天成
石眼碧翠封雪红四座已艳惊
今夜看华灯满城古韵起长风
天涯几度心事盈砚台却镂空
历寒不冰只冰千重梦
呵气可研口吐莲花风
满山攀枝花花香又一程
我止步舞剑缝月影
苴却砚几千年我写哪一天
天亦老人未还墨干心不甘
满目山河不比你容颜
路不远再写一晚春花就烂漫
紫砂凝重碧云冻风韵是天成
石眼碧翠封雪红四座已艳惊
今夜看华灯满城古韵起长风
天涯几度心事盈砚台却镂空
历寒不冰只冰千重梦
呵气可研口吐莲花风
满山攀枝花花香又一程
我止步舞剑缝月影
苴却砚几千年我写哪一天
天亦老人未还墨干心不甘
满目山河不比你容颜
路不远再写一晚 春花就烂漫
苴却砚几千年我写哪一天
隶楷行都写遍写不尽云烟
笑傲笔端回头看江山
墨还淡再磨一圈天上已人间
苴却砚几千年天上已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