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维护升级中,敬请期待...
永仁县旅游文化网欢迎您!
你所在位置:首页 >县情概况 >旅游文化名片
赛装之源—直苴赛装
        永仁县直苴彝族赛装节距今已有1351年的历史,被称为赛装之源,世界最古老的乡村“T”台。“赛装赛到日头落,跳脚跳到月当空”,“葫芦笙一吹,脚板就痒”,“跳脚要跳三跺脚,跳起黄灰作得药”……这些话语均源自描述彝族同胞载歌载舞欢度“赛装节”的节日盛况。凝聚着古老悠久历史和浓郁古朴民族风情的直苴彝族赛装节,经历了1300多年尘封岁月的历史积淀,源于素有“千年赛装古镇,魅力彝绣之乡,彝剧诞生故里,资源富庶之地”的楚雄州永仁县中和镇直苴少数民族特色传统村。
        每年农历正月十五,聚居在永仁县直苴及附近地区的彝族人民,都要聚集在一起欢度赛装节。这是一个充分显示彝族人民聪明智慧和勤劳能干的节日,也是一个爱美比美的日子。
赛装节这天,从六七岁的小女孩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纷纷穿上自己最心爱、最漂亮的绣花衣裳,成群结队赶来,参加隆重快乐的赛装节,显示自己精巧的手艺和才智,学习别人的经验。她们互相欣赏交流,比赛谁的服装最美,谁的手艺最高。彝族姑娘在这天尽情展示自己的服装服饰之美。一大早,姑娘们就穿上一年来精心绣制的服装服饰,艳丽得像山坡上盛开的马樱花一样,一路嬉戏打闹,从四面八方的山间小路来到“赛装场”。此时,三五成群的彝族小伙子也吹着葫芦笙,来赛装场寻觅意中人。
        赛装场,除了赛装展示服饰之美,还是彝族青年男女传情递意、谈情说爱的好场所。许多年轻姑娘一天换好几套艳丽的服装来展示自我,凡是在打跳场周围的男性都只能是观赏者和裁判。一些小伙子在这个时候就会在这里认真仔细地观察着打跳场上的每一位姑娘,瞅准赛装女,看看谁的手巧、谁绣得美,谁能成为自己的意中人。到了晚上,就是这些未婚青年男女的时间了,多少有情人蒙面来叙旧,它简直是一场彝族蒙面舞会。青年男女相会在皎洁的月光下,或泉边对歌,或树丛低语,姑娘吹响树叶、口弦,小伙高奏竹笛、葫芦笙。正所谓“赛装赛到日落头,打跳打到月当空。”除赛装外,彝族赛装节还举行射弩、踩高跷、顶肩、拔藤等民族体育竞技,这是彝族小伙子体现力量与智慧的时刻,更是彝家姑娘们挑选意中人的重要时刻。


永仁激情赛装节_全景图
 

赛装节前的准备—母女绣


四代齐备赛



三代人一个梦


希望


小伙伴牵手赛装去


走!赛装去


走! 赛装去


赛装路

 
赛装节是比美赛智的节日,彝族妇女的聪明才智和心灵手巧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地体现和发挥。她们用一根根五颜六色的丝线绣出自己对美的向往,对美的热爱和对美的体验。彝族妇女善于刺绣,风雨雷电、日月星辰、山水木石、花鸟禽兽都是刺绣内容。她们不仅在帽子、衣服、围腰上绣花,而且在挎包、鞋子、鞋垫上也绣上各种图案。构图简洁、形象夸张、色调强烈、色彩缤纷,使人赏心悦目。赛装场上五彩缤纷的鲜艳服装,令你目不暇接。仔细观看,每个人的服装都是独具特点。构图、用色都互不相同。那构图上的繁简虚实,形象的夸张变形,色调上的对比反差,令人叹为观止。在这里,世界犹如万花筒般展现出绚丽的姿态。灿烂别致而不同寻常的服饰美,亮丽而不艳俗的色彩美,散发出无穷的魅力。直苴赛装,参赛者上千,围观者上万,规模宏大,气氛热闹非凡。直苴的彝族服饰大多是以红色为主,头戴“鸡冠帽”,整套衣裤鞋帽花红叶绿,蓝天白云,刺绣针针细腻,线线密匝,放眼望去简直就是花的世界、花的海洋。


远山的绚丽—美丽的赛装姑娘


彝家姐妹


顶上的风采


欢颜少女秀妆美


顶上的风采


清风时入户,几片落新衣


赛装少女,姹紫嫣红
 
永仁直苴赛装节源于一个美丽、神奇、诱人的传说。据史料记载,唐朝初期,在洱海地区形成了蒙舍、蒙侮、越析、浪穹、施浪六个部落,史称“六昭”,六昭同宗同族,都是蛮夷后裔,也就是彝族先民。
南昭首领姓蒙,始祖舍龙原来居住哀牢永昌,后来为了躲避仇人,于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带着儿子细奴逻和一只哀牢夷居住在魏宝山麓前新村一带,父子带着族人大力发展种植业和畜牧业,物产逐渐丰富,经济逐渐发达,特别是茶马古道引来许多商人,推动了经济的向前发展,加之兼并部落,使蒙舍昭逐渐强大起来。后来,蒙舍昭酋长舍龙去世后,细奴逻成为魏山南部的最高统治者,成为号令蒙舍昭的大酋长。公元649年细奴逻建立蒙舍昭号称大蒙国,称奇嘉王,通称南诏。为了守卫边陲,细奴逻派遣他的亲信罗罗(彝族)战士俄逻布带着一支队伍到月利拉巴(大姚县的三台一带)驻守边疆,并与当地的彝族姑娘夷迷阿巴嫫结婚而定居月利拉巴,生得三子,长子朝里若、次子朝拉若、三子朝巴若。公元664年4月,唐王朝要在弄栋川设立姚州都督府,同时设置十三州,把原来郎州都督府的九州划归姚州府,共设二十二州,并调集500名蜀兵来驻守,细奴逻迅速召回俄逻布商量有关要事。俄逻布走后,他的儿子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从月利拉巴来到直苴打猎,时间是公元664年4月。当时直苴地区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山青水秀,但无人烟。两位彝族猎手——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从月利拉巴来到直苴打猎,撵了一条野猪到泥泽薄,泥泽薄是一片沼泽地,野猪撵进沼泽地后就再也找不到野猪了。当他们又饿又渴瘫坐在沼泽地旁时,发现这里山清、水秀、土肥,于是感慨地说:“要是在这里种上谷子,一定会连年大丰收,吃也吃不完。”当他们弯下腰来,想痛饮那清澈的泉水时,箭筒里滚出了三颗饱满的谷粒。兄弟俩顾不上喝水,赶紧捡起谷种撒到一个泥塘里,并祝愿说:“如果这里是人们能够安居乐业的地方,那么但愿三颗谷种能够长成三大丛,谷草有马脚粗,穗头有马尾长。”到了秋天,兄弟俩又背上毡毯带上弓箭返回泥泽薄,果然,事随人愿,发现他们种下的三颗谷种长成了三大丛,虫鼠不吃、鸟雀不叼,金黄、饱满的谷穗确有马尾巴那样长。兄弟俩背着丰收的粮食赶回家,消息传遍了各个村寨,并议定要搬迁到山青水秀、土地肥沃的直苴居住。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的父母和弟弟以及许多乡亲都跟随着他们兄弟俩,于公元664年(甲子年)农历冬月搬迁到了直苴。后来,大片大片的土地开垦出来了,田里栽上了秧,地里种上了荞、麦、豆、麻。到了金秋,彝家新寨家家户户喜开丰收镰,乡亲们来此安居乐业,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由于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对开发直苴做出了特别贡献,老年人一心要给他们选择称心如意的对象。当老年人征求兄弟俩喜欢哪个姑娘时,朝里若说哪家的姑娘心灵手巧,就和哪家的姑娘做一家,朝拉若说谁家姑娘如果能把天上的飞鸟、林中的花草绣在自己的衣服上,就娶哪家的姑娘做媳妇,并约定来年正月十五在村口嘎列薄林中的空地上进行比赛。于是,老年人向全村宣布了朝里若、朝拉若的择妻条件,并规定全村姑娘于来年正月十五在村旁的嘎列薄大树林的空地中举行彝族刺绣服饰比赛,以打跳(彝族舞蹈)的形式进行比赛,让兄弟俩选择对象。于是,全村的姑娘开始在农闲时忙个不停:绩麻、纺线、染线、剪裁、缝衣。
终于盼到了正月十五(公元666年〈丙寅年〉),一大早,老年人穿上节日盛装,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和其他小伙子打扮得特别英俊,姑娘们穿上亲手刺绣的衣裳纷纷涌向赛装场,在赛装场上赛歌赛装、比美比巧,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走遍了整个赛装场,仔细看过了所有姑娘穿在身上的服装,各自选中了意中人。后来,彝家人为了纪念和敬仰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每年农历正月十五都要穿上亲手刺绣缝成的新衣到嘎列薄聚集比赛、唱歌打跳,仿效他俩寻找意中人。就这样世代相传,历经1300多年的传承延续,逐渐演变为永仁彝族群众的共同赛装节。特有的传统习俗使彝族刺绣和服饰相生相伴得以传承并成为彝家人独特的文化符号和记忆,刺绣真正成为了彝家人引以为傲的“指尖的艺术,心灵的花朵”,传承千年的“中国·永仁直苴彝族赛装节”也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古老的“乡村T台”。

在赛装节活动中,大量原始农耕祭祀的礼仪、民族信仰、文化创造,被保留下来。彝族赛装节不但反映着原始部落的政权组织形式,而且涵盖了彝族的歌、舞、乐、绣等几乎所有门类的艺术,是祭祀文化、服饰文化、婚俗文化、歌舞乐文化以及古盐道文化的大展演。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它所包含的歌舞艺术不仅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固定模式,而且通过活动本身使技能得到了不断的开发和提高。由于其在民间文化生活中的重要影响,因此成为彝族民间歌舞乐美术工艺等艺人进行技艺交流和传承的重要舞台。对研究彝族传统音乐、舞蹈、说唱、刺绣等艺术发展史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彝族赛装节,可以说是一张有代表性的彝族“名片”,一块彝族传统文化的“活化石”。
为弘扬民族传统文化,永仁县每年举行的彝族赛装节活动,都有彝族服饰比赛、民族民间体育竞赛、火把狂欢夜、对山歌、彝族文化传承、毕摩表演、赶山街等项目。永仁县已经在为“中国彝族赛装节”申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积极努力。永仁县直苴赛装节,这个乡村最大的“T”台,已揭开了神秘的面纱,以独特的魅力走进了现代生活,展示着彝族服装服饰的璀璨光华!



世界最古老的乡村T台——中国直苴赛装节

 
赛装节的文化影响力
 
“赛装节”是彝族传统文化的“活化石”,是彝族传统文化的突出表现形式,具有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研究的特殊价值。
2005年,成功申报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10年,成功申报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目前,正在积极组织申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赛装节以象征赛装节“伙头”权力的“器火”的移交仪式及相关的祭祀活动为载体,由集宗教、军事和政治三权于一身的“伙头”主持,大量原始农耕祭祀的礼仪、民族信仰、文化创造,在赛装节活动中被保留下来。彝族赛装节不但反映着原始部落的政权组织形式,而且涵盖了彝族的歌、舞、乐、绣等几乎所有门类的艺术,是祭祀文化、服饰文化、婚俗文化、歌舞乐文化以及古盐道文化的大展演,这当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彝族服饰。彝绣满身是花,用色大胆夸张、构图精美、针法灵活、针脚细密、工艺独特、风格迥异,一针一线都是艺术品,一花一朵都是民族符号。
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它所包含的歌舞艺术不仅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固定模式,而且通过活动本身使技能得到了不断的开发和提高。由于其在民间文化生活中的重要影响,因此成为彝族民间歌舞乐美术工艺等艺人进行技艺交流和传承的重要舞台。对研究彝族传统音乐、舞蹈、说唱、刺绣等艺术发展史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彝族赛装节,可以说是一张有代表性的彝族“名片”,一块彝族传统文化的“活化石”。

赛装节特色
 
每年农历正月十五,聚居在永仁县直苴地区及附近中和、大姚县桂花等地的彝族人民,都要聚集在一起欢度赛装节。所谓赛装节,就是服装、服饰大比赛的日子。这是一个充分显示彝族人民聪明智慧和勤劳能干的节日,也是一个爱美比美的节日。
赛装场上,色彩纷呈,满眼都是花花绿绿的鲜艳服饰,令你目不暇接。彝族妇女不光是在帽子、衣服、围腰上绣花,而且还在挎包、鞋子、鞋垫上也绣满了各种图案。并且各人的工艺、构图、用色都互不相同,各有千秋。风雨雷电,日月星辰,山水木石,花鸟禽兽,各种人物都可以入绣。其构图上的繁简虚实,形象的夸张变形,色调上的对比反差,令人叹为观止。

 
赛装节传承
 
凝聚着古老悠久历史和浓郁古朴民族文化风情的彝族“赛装节”,起源于古老的祭祀和“伙头”交接庆典活动。
伴随着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据文字记载已经走过六百多年的岁月。随着石羊盐井通往蜀地古盐道的开通,蜀地文化和彝族文化的交融,直苴这一古盐道上的重要驿站,其传统的祭祀活动中又增添了许多新的内容,它涵盖着祭祀、伙头制、婚姻(生殖)、古盐道、服饰、歌、舞、乐等文化,集对歌赛舞、服饰展示、民族体育竞技、商贸物资交流于一体,形成了一道独特的彝族文化景观。直苴地区民间有这样一句俗话:“葫芦笙一响,脚板就发痒”。
在如今的赛装场上,既有七八十岁的老奶奶,也有刚会走路一两岁的小孩,大家都在尽情地跳,展示着自己的服饰之美。参赛者上千,围观者上万,规模宏大,气氛热闹非凡。直苴的彝族服饰大多是以红色为主,头戴“公鸡帽”,整套衣裤鞋帽花红叶绿,蓝天白云,刺绣针针细腻,线线密匝,放眼望去简直就是花的世界、花的海洋。

 

宝宝乖


赛装节上的老奶奶


老老少少节日盛况


赛装场上的少年


青春圆舞曲


年轻美丽姑娘

赛装节性质
 
赛装场,除了赛装展示服饰之美,还是直苴彝族青年男女传情递意、谈情说爱的好场所。白天是老、中、青、幼年女性打跳,首先必须由几个长者带头跳上几转,慢慢地其他人才能参加进来,许多年轻姑娘一天换好几套艳丽的服装来展示自我,凡是在打跳场周围的男性都只能是观赏者和裁判。一些小伙子在这个时候就会在这里认真仔细地观察着打跳场上的每一位姑娘,瞅准赛装女,看看谁的手巧、谁绣得美,谁能成为自己的意中人。
到了晚上,就是这些未婚青年男女的时间了,多少有情人蒙面来叙旧,它简直是一场彝族蒙面舞会。伴着皎洁的月光,青年男女还频频相会,或泉边对歌,或树丛低语,姑娘吹响树叶、口弦,小伙高奏竹笛、葫芦笙。正所谓“赛装赛到日落头,打跳打到月当空。”
除赛装外,彝族赛装节还举行耙田、捆驮子、射弩、踩高跷、顶肩、拔藤等民族体育竞技,这是彝族小伙子体现力量与智慧的时刻,更是彝家姑娘们挑选意中人的重要时刻。

 

走向国际的赛装节





顶肩


势均力敌


驮子


拔藤

 

踩高跷

赛装节习俗

 
在云南永仁等地的彝族,还举行一年一度的赛装节。届时,从六七岁的小女孩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纷纷穿上自己最心爱,最漂亮的绣花衣裳,成群结队赶来,参加隆重快乐的赛装节,显示自己精巧的手艺和才智,学习别人的经验。她们互相欣赏交流,比赛谁的服装最美,谁的手艺最高。她们还在一起唱歌跳舞,兴尽方散。
彝族主要分布在云南、四川、贵州、广西等省区,现有人口657万多,其中云南最多,有405万多人。彝族是云南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一个民族,占全国彝族人口的60%左右。云南绝大部分县市都有彝族分布,而以楚雄彝族自治州、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哀牢山区、乌蒙山区和滇西北大凉山一带比较集中。彝族历史悠久,有自已的语言文字,民间文化艺术丰富多彩。其《太阳历》和《十二兽历法》有其独特之处。自称他称有多种,主要的有撒尼拨、阿细拨等。

 
赛装节传统文化

“赛装节” 彝族传统文化的“活化石”,是彝族传统文化的突出表现形式,具有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研究的特殊价值。因此,永仁县已经在为“赛装节”申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伙头”权力的“器火”的移交仪式及相关的祭祀活动为载体,由集宗教、军事和政治三权于一身的“伙头”主持,大量原始农耕祭祀的礼仪、民族信仰、文化创造,在赛装节活动中被保留下来。彝族赛装节不但反映着原始部落的政权组织形式,而且涵盖了彝族的歌、舞、乐、绣等几乎所有门类的艺术,是祭祀文化、服饰文化、婚俗文化、歌舞乐文化以及古盐道文化的大展演,这当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彝族服饰。
彝绣满身是花,用色大胆夸张、构图精美、针法灵活、针脚细密、工艺独特、风格迥异,一针一线都是艺术品,一花一朵都是民族符号。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它所包含的歌舞艺术不仅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固定模式,而且通过活动本身使技能得到了不断的开发和提高。
由于其在民间文化生活中的重要影响,因此成为彝族民间歌舞乐美术工艺等艺人进行技艺交流和传承的重要舞台。对研究彝族传统音乐、舞蹈、说唱、刺绣等艺术发展史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彝族赛装节,可以说是一张有代表性的彝族“名片”,一块彝族传统文化的“活化石”。


乡间路上的赛装姑娘

赛装节服装秀
比赛日期
元宵佳节也是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县、大姚县的部分彝族一年一度的“赛装节”,彝族姑娘在这天尽情展示自己的服装服饰之美。
据说,彝族在农历正月十五举行“赛装节”,已经有了数百年的历史。一大早,姑娘们就穿上一年来精心绣制的服装服饰,艳丽得像山坡上的盛开的马樱花一样,一路打闹嬉戏,从四面八方的山间小路来到“赛装场”。三五成群的彝族小伙子也吹着葫芦笙,来赛装场寻觅意中人。
父亲母亲也来了,他们关心着儿女的终身大事。附近其它民族的兄弟也来了,来看比试心灵手巧的彝家姑娘服装服饰比美。
彝族妇女善于刺绣,风雨雷电、日月星辰、山川木石、禽兽花鸟都是刺绣内容。她们不仅在帽子、衣服、围腰上绣上花朵,而且在挎包、鞋子、鞋垫上都绣上各种图案,构图简洁、形象夸张、色调强烈、色彩缤纷,使人以赏心悦目。

比赛方式

服装服饰比赛在中午开始。首先是集体比赛,各村刺绣能手组成的赛装队,一队接一队出场,在唢呐、芦笙的伴奏中翩翩起舞,展示各自漂亮的服装服饰和优美的舞姿,为本村寨赢得荣誉。集体表演后,是分散开来的各家自由表演。有的一家人穿着漂亮的衣服,在树下团团围坐,一边让人欣赏自家美丽的服装服饰,一边品尝自家带来的美味佳肴。有的人家将自己刺绣的帽子、围腰、手袖和裤脚花边挂在树上或摆在草地上,供人观赏,就像在办服装服饰展览。

赛装场
  最有意思的是有些姑娘不断更换自己的衣服,一天内要换七八件。她们穿上一套衣服,就在人群中穿来穿去以引起人们注意,展示自己手巧。这时,如果哪位彝族小伙子看上了姑娘,就上前抓走姑娘的一件绣品跑到场外树林里去。要是对这个小伙子无意,姑娘就会不予理睬,小伙子见状自然会托人把绣品还给姑娘。要是姑娘芳心私许了,就假装索要绣品,向树林里跑去追赶小伙子。
“赛装节”没有评委和裁判,也没有名次的评判。谁最心灵手巧,谁最美丽漂亮,大概只有有情人自己心里明。
中午时分,一群群身着粉红新衣的彝族少女翩然而来,红艳艳的色彩照亮了大家的眼睛,这时的赛装场上已是人山人海,昆明、大姚、元谋、四川攀枝花等四面八方的几千名游客纷纷向直苴涌来,汇集到这个海拔2189米的高山之地。喝杯彝家米酒,吃块蘸满蜜糖的荞粑粑。
在毕摩老人为赛装节的顺利举办进行虔诚的祭祀后,各年龄层次的赛装队伍手挽着手在芦笙的伴奏中,一队队依次上场,老人、少女、儿童翩翩起舞,和着悠扬的葫芦笙旋律,跳起传统的彝族“三跺脚”,以优美的舞姿展示自己亲手刺绣和缝制的服饰。

服装特点
仔细观看,每个人的服装都是独具特点。构图、用色都互不相同。那构图上的繁简虚实,形象的夸张变形,色调上的对比反差,令人叹为观止。慕名而来的宾客都沉浸在赛装场面中。各村寨的刺绣能手组成的赛装队在唢呐、芦笙的伴奏声中翩翩起舞,灿烂缤纷的色彩随着光与影的流动强烈冲击着我的视线。在这里,世界犹如万花筒般展现出绚丽的姿态。灿烂别致而不同寻常的服饰美,亮丽而不艳俗的色彩美,散发出无穷的魅力。
赛装节是比美赛智的节日,彝族妇女的聪明才智和心灵手巧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地体现和发挥。她们用一根根五颜六色的丝线绣出自己对美的向往,对美的热爱和对美的体验。她们不光在帽子、衣衫、裤子、围腰上绣花,还在挎包、鞋子、鞋垫上也绣满了各种图案。
 

赛装盛况


毕摩入场

驱邪的毕摩队


毕摩祈祀


祈祀



老奶“咕使咕纳” 赛装队


咕使咕纳”老奶奶

老倌“乡老咕”队伍


赛装表情


猎人队


青年男子赛装队


背着小孩的少妇赛装队


少妇赛装队


儿童赛装队


少男、少女赛装队


少女赛装队


劳作队

热闹欢乐的赛装节


春天的号角


彝人笙歌


欢乐的彝家


手拉手,三跺脚跳起来


欢乐的直苴村民


盛会


画眉的彝家姑娘


美丽的赛装姑娘 
 

入乡随俗


赛装节上的老外


赛张节上的老外


赛装节上的老外



赛装盛会
 
一年一度的赛装节欢迎您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