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维护升级中,敬请期待...
永仁县旅游文化网欢迎您!
你所在位置:首页 >民族文化 >非遗传承
民间故事
  金郎刻木
 
在很久以前,有母子两人,儿子叫金郎,儿子一天天长大成人,却一天天看不起自己的母亲。
母子俩靠耕田种地生活,儿子在田间劳动,母亲因年老体弱,便料理家务。
因田地隔家远,金郎去耕田犁地的时候,母亲每天就送饭去给儿子吃,但金郎却不体贴母亲,反而大发脾气。母亲饭送早了被金郎打,送晚了也被金郎打。
母亲心里暗暗道:“我把儿子从小一泡尿,一泡屎的洗,一口饭一口菜的喂才把儿子养大成人,现在儿子却这样打我,恐怕那一天要被打死。”气得一天天的消瘦下去。
一天,金郎正在犁田,听到“呷”的小雀的叫声,金郎循声看去,看到一窝小雀在树上的窝里。一只老雀正抬着食飞来,小雀一个个正张开小红嘴巴,老雀就把食喂进小雀的嘴里。
金郎见到老雀抬食喂小雀,心想,我小时候也怕是像小雀一样,是母亲把饭煮熟了,一勺勺的送到我嘴里,我才长这大,我长大了却打母亲,实在是不应该。以后,母亲给我送饭来,应去接一接。
第二天,金郎正在田里犁田,就见到他母亲远远的,给他送饭来了,金郎就把犁撩在田里,手里拿着鞭杆去接他母亲。
金郎娘看金郎手拿鞭杆走来,心里想到今天饭送晚了,又要挨打了,心里就着急起来,金郎越来越近,娘心里就越慌越气,就一头碰死在路边的树桩上。
金郎把母亲抱起,一面哭,一面喊:“娘啊!儿不是来打你,儿是来接你,你死了,谁给儿送饭,你死了儿晒谷子谁看场。”
金郎哭呀哭,眼泪哭干了,心里还想娘。
几天后,金郎就背起柴架,带上砍刀,抬起锄头,把母亲碰死的那棵树桩挖了背回家来,把母亲的像刻在树桩上。
以后,只要晒谷子,金郎就把母亲的像背到场上去吆雀,雀也就不飞来吃金郎晒的谷子了。
金郎刻母亲的像的事,被上天知道了,雷神就有意要试一下金郎的心。一天,雷神施起法来,突然天空满天乌云,看金郎是先收谷子,还是先背母亲的像回去呢?要他不先背母亲的像回去,雷就要把他打死。
金郎看到阴云密布,马上就要下大雨了,就赶忙先把母亲的像背回家里,再回来刚想收谷子,就又云散天晴。
金郎先把母亲的像背回家的事,感动了天上的雷神。雷神就把金郎对已死去的母亲的孝心的事讲给女儿听,雷神的女儿听后,也同样感动,她愿意下到凡间陪伴金郎,雷神就允许了女儿的要求。
一天,金郎正在田里做活,一位衣襟破烂的姑娘来到田边,她对金郎说:“阿哥,我的家乡受灾,父母双亡,我愿给你烧火煮饭,洗衣浆裳。”金郎看到她那诚实和可怜的样子,就留下了她,原来这个姑娘,就是雷神的女儿。
后来,金郎就和雷神的女儿结成夫妻,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


宝石草

从前,有个小村子,村子前有条小河,小河岸上有户人家,这户人家只有一个老大妈和他的儿子。
这小村子一年到头都有马帮过路,骡来马往。
这家人就靠儿子割马草卖,维持两母子的生活。
儿子割马草的地方,就在河对岸的小山顶上,小山生得方方正正,整整齐齐,小山顶长得饱满饱满,圆圆范范。山顶上的草长得绿茵茵、嫩生生、长悠悠、密麻麻的。
每天儿子都到山顶上割两三担草卖给过往的马帮。因他的草又长又鲜,又嫩又肥,价格公道。俩母子的生活就靠着儿子割草卖,身上穿的虽平平常常,锅里煮的也清清淡淡,母子两相依为命过着清苦的生活。
说来奇怪,那山顶上的草,今天才割完,明天早上一去又长得整整齐齐,密密麻麻,新新鲜鲜,怪不得儿子天天有好草卖。
天长日久,儿子越觉越奇,便在一个月亮堂堂的夜里,抬上一把锄头,想把那长草的地翻挖起来,看个明白。
月亮正当顶,儿子一个人就开始挖了,他挖呀挖,刨呀刨,看呀看,一直累到月亮偏西,还没明白,他坐下来喘了口气,又继续挖,一直挖到鸡叫三遍。天快亮时,他抓起一团团的泥巴,忽然,闪起一道刺眼的光,他把泥团刨开,下边就发出五彩光亮,再仔细一看,却是一颗圆圆的、滑溜溜的五彩宝珠,他高兴得伸手拾起这颗五色宝珠。
原来,那山顶上的草,因有这颗五色宝珠在地下才是今天割了明天长呢!
儿子把宝珠带回家,放在米柜子里,待第二天打开米柜一看,米柜子里装满了一柜白花花的米。
母子俩忙打柜子的米煮吃,天天吃,天天长,长的多,吃的少。吃也吃不完,就把多余的米借给无米的人家吃,借了还剩得,就把剩下的米,卖给少米的人家,价钱卖的顶公道,别人卖五文,他家卖三文,别人卖三文,他家卖两文。村子里的人都十分感激他家。
就这样村子里无米的人家、少米的人家,都到他家借,都到他家买,从早到晚,三进五出忙得不可开交。
买米的、借米的人多,儿子一个人从早忙到晚,从早累到晚,忙中有错,累里出乱。
一天,儿子卖米不小心把宝珠也撮给了别人去了。
宝珠撮给了别人,柜子里的米就不会再长起来了。
儿子细心一想,想起宝珠被撮在一家人的米口袋里,他就去那家找宝珠。
买米的那家人,让他去米口袋里找,他伸手进去左摸右摸,很快便把宝珠找到,他生怕人家知道他家的宝珠,就把宝珠丢在嘴里含着。谁知,一不小心宝珠就落下喉咙,掉进肚里。
儿子回到家里,觉得口干舌燥,便打了几碗水喝,还不解渴,觉得肚里像灶烧锅煮,喉咙像要冒烟,舌头像要点火样,他妈就用瓢打了几瓢水给喝,还不够,儿子就把家中桶里的水,缸里的水都喝完,还是不够。
他妈只好陪着儿子,走出家门去河边喝水,儿子伏在河边喝,还是喝不够,就跳进河里喝,一面喝,一面游。
他妈望见儿子一面喝水,一面游去,便站在河边喊儿子回来,儿子回过来看看他妈,他妈喊一声,儿子回头望妈一眼,河边就成了一块沙滩,喊两声,儿子又回头再望一眼,河边又成了第二块沙滩……他妈就一连喊了十二声,喊到再也看不到儿子,儿子也再也没有回头,河边就变成十二块沙滩。


刘海登仙

从前,有个砍柴卖的小伙子,名叫刘海,他只有一个70岁的老母亲。母子两的生活,全靠刘海一个人砍柴卖来维持。
刘海的妈,年老多病。刘海卖柴得的钱,买得起米吃,就无钱买药给妈治病。真是顾得米就顾不得药,顾得药就顾不得米。过一天艰难一天,过一年艰难一年。
刘海砍柴的山,就在他家的对面,这山上有一只苦修苦练千年的狐狸,会变成人形,早已成了狐狸精。
这狐狸精见到刘海无论春夏秋冬,风雨阴晴,天天出门,日日上山砍柴去卖了,买米买药养活老母。觉得刘海心地善良,憨厚老实。
一天,刘海上山砍柴,狐狸精就变成一个标杆直直、漂漂亮亮的十七八岁的姑娘,拦着刘海的去路。对刘海说:“我从小就没有老人,住在山那边的村子里,大哥要不嫌弃我,我愿帮你找柴。”
那刘海心里想的只是柴和米、药和妈,也无心思和这姑娘搭话。姑娘见刘海不理不睬,又一再央求,刘海就心中一想,既有人能帮我一下,省点时间也是好事,便把柴架放下,又和姑娘打了个招呼,便拿起砍刀砍柴去,姑娘就跟在刘海的后面。
刘海刚举刀才砍得两三截柴,回头一望,奇怪,柴架里都早装满了柴。
刘海便背起柴回家,姑娘就送了刘海一程,然后站住,一直站到见刘海把柴背进家门,才不见了。
以后,刘海天天上山砍柴,不管走哪条路,在哪座山,那座梁,哪条箐,都天天遇着这个姑娘,不用砍,天天柴架都装得满满的。刘海就天天都卖得钱,买米、买药,日子也过得好一点了。
以后,刘海背着柴去卖,在卖柴路上又遇到了这个姑娘,这姑娘因邻刘海穷,就对刘海说:“大哥,我愿跟你做一家,帮你服侍老母亲。”刘海却一时间心中七上八下,拿不定主意。
以后,刘海又到山上砍柴,姑娘送给他一颗圆圆的、白白的、亮亮的、闪闪发光的珠子,从此以后,刘海和姑娘便天天相会在山头,日日相逢在岭上。姑娘怜刘海穷,刘海怜姑娘单,由怜生爱,因爱多情,便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唱不完的心头歌。
就在刘海砍柴的山上,有一块奇形怪状的巨石活像一个刁钻狡诈的老头子。原来这块巨石经风吹雨淋,霜打雪扎,月照日晒八百年,已修炼成一个石头精。
这石头精心地险恶,他老早就想把狐狸精的那颗白宝珠偷来。可惜他只修了八百年,而那狐狸精却修了一千年,他虽想偷,只是本事不如狐狸精大,法术不如狐狸精高,怎能把白宝珠偷得到手。
白狐狸精变成姑娘与刘海天天相逢,日日相会后,这石头精也就时时注意他二人的往来,狐狸精把白宝珠送给刘海的事,自然逃不脱石头精的眼睛。
一天,刘海又上山砍柴,石头精便变成一个老人,拦住刘海的去路,对刘海说:“你挨的那个姑娘挨不得,她是一只狐狸精,你再挨她,她会把你吃掉的。”刘海听了心中倒害怕起来,便问道:“我要不想再挨她,又不会被她吃,那应当怎样办呢?还望你老人家指点”。石头精说:“我教你,你就对姑娘说,你有个肚子疼的病,一发起来就会疼得遍地打滚,以前小时候就发过,那时爹还在世,是爹拿一颗白色的珠子兑水给吃才好起来的,现在爹死了,珠子也没有了。” “你回家去,装作肚子疼的病又要发作的样子,但不要在家中,还是上山砍柴时发作,来时带上姑娘给你的白珠子,向她说明,只有吃下这个白珠才会好。”
原来,这是石头精想利用刘海装病吞珠,他等刘海吞珠之后,再去害死刘海,从刘海腹中取珠,一来可不必与狐狸精交手斗法,二来又不轻易得珠,修成正果。
刘海因心中一来有疑,疑那姑娘是狐狸精变的,二来害怕,怕那姑娘把他吃掉,听了石头精的话后,一不辨真假,二不识好歹,三不知善恶竟听信上当,依话而行。
第二天,刘海背上柴架,手提板斧,怀揣宝珠又上山了,姑姑娘又和他相会。姑娘伸手先过板斧,又替刘海放下柴架。
突然间刘海双手捂着肚子,立即瘫倒在地打起滚来,姑娘忙问刘海是怎么回事,刘海说:“我小时得的肚疼病发了,只有白珠子能救命。”姑娘:“我拿给你那颗带着没有,要带着只消把它含在嘴里,病就好了,但你不要把我的珠子吞下。”
刘海指了指衣袋,姑娘从刘海的衣袋里,把白宝珠取了出来,喂进刘海的嘴里,再三叮嘱只能含着,不能吞下。
那白宝珠含在刘海的嘴里,刘海感到清爽,周身舒舒服服,就想张口和姑娘说话。
谁知,刘海刚把嘴一张,白宝珠滑到喉咙,落入腹里。
姑娘见刘海嘴里的白宝珠,已被吞下肚去,便泪泣声咽的对刘海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再相瞒于你,我原本是这山上的一只狐狸,在此苦修炼了千年才能变成了人,我因怜你母老家贫,慕你孝顺善良,故来助你砍柴,还准备跟你成为一家。如今我千年修行得来的宝珠,不慎被你吞下,使我一不能成仙,二不能为狐狸,只能做一凡人,但我却知,这是你偏听偏信那石头精的话才吞珠的,我既愿跟你相识相逢,我自不会怪你怨你,但我怨恨石头精。”
刘海听了姑娘的话,才明白了他受了石头精的骗,上了石头精的当。对姑娘的忠心与真诚的爱护,更倍起敬意和欢心。
接着姑娘又说:“石头精是块怪石修成,那怪石里有三文金钱,你只要去把怪石劈开,取出金钱,含在嘴,然后把石头踢下箐去,那石头底下有一个大蟾蜍,你把双脚踩在蟾蜍背上,就会登天成仙了。”
刘海听了姑娘的话,就手提板斧,劈开怪石,果真那石里有三文金钱,刘海把三文金钱拿来含在嘴里,又一脚把怪石踢下箐去,果真有一只大蟾蜍,刘海便两脚踩在大蟾蜍揹,大蟾蜍便慢慢的升了起来,越升越高,把刘海升上空中、云里、天上,成仙去了。